专家解读: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新坐标

来源:   时间:

本文地址:http://www.lunola.com/article/yw/jczqhsqjs/cxsyq/201711/20171100006777.shtml
文章摘要:专家解读: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新坐标,朝成夕毁这个数重出,危害朱建华农牧区。

作者:唐忠新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是中国特色社区建设史上的里程碑,标志着中国特色社区建设开始进入以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发展主题的新阶段。围绕这一发展主题,《意见》对推进城乡社区治理提出了一系列新任务新要求,其中包括以下若干方面:

确立了城乡社区发展的新目标。关于城乡社区建设和社区治理的发展目标,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建设管理有序、文明祥和的新型社区”,党的十七大报告进一步提出“把城乡社区建设成为管理有序、服务完善、文明祥和的社会生活共同体”。在此基础上,《意见》吸纳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总结各地开展城乡社区建设和社区治理的创新成果,提出了“把城乡社区建设成为和谐有序、绿色文明、创新包容、共建共享的幸福家园”的努力方向和战略目标。依据这一战略目标,《意见》就目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工作提出了“两步走”的总体发展目标。具体地说,到2020年基本形成基层党组织领导、基层政府主导的多方参与、共同治理的城乡社区治理体系,使城乡社区治理体制更加完善,治理能力显著提升,城乡社区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公共安全得到有效保障。再过5到10年,城乡社区治理体制更加成熟定型,城乡社区治理能力更加精准全面,为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基层政权提供有力支撑,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奠定坚实基础。这就为我们持续推进城乡社区治理指明了前进方向。

提出了发挥“四个作用”,建立健全社区治理体系的新要求。推进社区治理,首先就应该明确谁来治理社区。在这方面,大家普遍认同多方参与、社区共治。但是,具体到各类治理主体的地位作用,存在着不同认识。有的观点认为,不是基层政府而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发挥主导作用;有的观点强调社区各类治理主体是“半斤八两”、平起平坐的关系;甚至有的观点认为,政府应该退出社区治理领域,把社区治理变成纯粹的“社区居民自治”。应该说,这些观点既没有法律依据,又不符合中国国情和客观实际。《意见》明确要求,要建立健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有效发挥基层政府的主导作用,注重发挥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基础作用,统筹发挥社会力量的协同作用。这也就是说,要建立健全基层党组织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基层政府发挥主导作用、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发挥基础作用、社会力量发挥协同作用的社区治理主体新格局,四类治理主体各有自己的地位作用,都不应该缺位、错位、越位,是一种结构性的社区共治体系,是党组织领导的政府治理和居民自治与社会调节有效衔接、良性互动的结构体系。这种治理结构体系既有别于西方国家和地区,也有别于我国传统的社区管理。

提出了将基层政府购买服务的承接主体拓展到居(村)委会的新思路。基层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是近年来创新社区公共服务和社区治理的普遍做法,取得了显著成绩,有关部门也通过政策文件明确了购买主体、承接主体、购买事项和程序等一系列问题。但是,能否把承接主体拓展到居(村)民委员会?换句话说,基层政府能否以购买服务方式让居(村)民委员会承接一部分社区公共服务事项?许多地区还没有清晰规定和行动。《意见》要求,依法厘清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和居(村)民委员会的权责边界,明确居(村)民委员会承担的社区工作事项清单以及协助政府的社区工作事项清单。对于“清单”以内的社区工作事项,基层政府应该为居(村)民委员会提供常规性工作经费和人员报酬;对于“清单”以外的社区工作事项,如果居(村)民委员会有能力、有优势承接,基层政府组织可以通过向居(村)民委员会购买服务的方式提供,这就意味着基层政府购买服务的承接主体拓展到了居(村)民委员会。这是对政府购买服务、基层政府与居(村)委会关系的新发展新要求。

提出了进一步完善居委会组织体系的新任务。基于居民委员会在城市社区治理中发挥基础作用,《意见》高度重视建立健全居委会组织体系问题。在强调加快工矿企业所在地、国有农(林)场、城市新建住宅区、流动人口聚居地的社区居民委员会组建工作的同时,要求完善城乡社区民主选举制度,进一步规范民主选举程序。特别是提出了通过依法选举稳步提高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成员中本社区居民比例,建立健全居务监督委员会,探索居委会下设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等新任务,对于完善居委会组织体系,增强居民自治功能具有重要意义。

提出了推进“三社联动”的新要求。“三社联动”主要是指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协调发展、良性互动、功能互补,共同促进基层社会治理服务的实践过程。推进“三社联动”是推动形成社区共治新格局和应对基层治理新情况新问题的客观要求,也是“三社”协调发展的客观需要和创新社区治理的成功经验。因此,《意见》明确提出了推进“三社联动”的新要求。按照这一要求,要瞄准“三社”的复合地带、复合领域推进“三社”要素联动、工作联动;要增强社区支撑“三社联动”的基础功能,着力培育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着力发展面向社区的社工人才和社工机构;要把社会工作的理论和方法应用于社区治理服务领域,推进社区工作队伍“社工化”,通过“社工带义工”实现“两工联动”。

提出了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运营的新思路。社区综合服务设施是社区治理的基础条件,加强城乡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和优化运营机制是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重要任务。为此,《意见》提出按照每百户居民拥有综合服务设施面积不低于30平方米的标准,以新建、改造、购买、项目配套和整合共享等形式,逐步实现城乡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全覆盖。尤其是要求创新城乡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运营机制,通过居民群众协商管理、委托社会组织运营等方式,提高城乡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利用率,为居民群众集中提供公共服务、志愿服务、专业社会工作服务等等。

提出了社区物业服务管理的新思路新要求。社区物业服务管理是社区治理的重要方面和突出任务。对此,《意见》在强调加强社区党组织、居委会对业委会和物业服务企业进行指导监督,建立健全社区党组织、居委会、业委会和物业服务企业议事协调机制的同时,要求探索社区居委会下设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督促业委会和物业服务企业履行职责;探索符合条件的居委会成员通过法定程序兼任业委会成员;探索在无物业管理的老旧小区依托居委会实行自治管理;规范和探索农村社区物业管理等等。这些新思路新要求为我们改进社区物业服务管理指明了工作重点和前进方向。

提出了加强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新举措。一是强调把城乡社区党组织、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成员以及其他社区专职工作人员纳入社区工作者队伍统筹管理,这就明确了社区工作者队伍的构成范围;二是明确了社区“两委”成员以外的社区专职工作人员由基层政府职能部门设岗招聘,街道(乡镇)统一管理,社区组织统筹使用,从而为建立健全社区工作者队伍管理体制机制指明了方向;三是要求对获得社会工作职业资格的社区工作者给予职业津贴,无疑有助于推进社区工作者的专业化进程。

作者系南开大学社会学教授,民政部全国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

(载于《社区》杂志2017年7月上旬刊)


?
【字体: 】【打印】 【关闭
中文域名:民政部.政务联系我们
北京赛车pk10开奖搜狐 北京赛车pk10计划骗局揭秘 北京赛车pk10专家 pk10那些计划多是骗人的 北京赛车pk10登陆网
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 金点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皇家pk10开奖直播 pk10最牛稳赚大小公式 北京pk10视频下载
pk10交流群是 pk10前二做号工具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1396cp北京赛车pk10 北京pk10杀号 技巧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pk10杀号ie 北京pk10彩票开奖号码 北京pk10过滤 北京赛车pk10中奖图片